寶可夢精靈大集合,但《大偵探皮卡丘》卻不是我們的童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泷泽萝拉在线_泷泽萝拉在线观看_泷泽萝拉种子

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文/良小涼

“神奇的小精靈,是屬於我的啦。”

在20世紀90年代初,這句話曾響徹大半個地球的校園。

操場上,隨處可見孩子們將神秘卡片仍在空中,口中念念有詞:

“出來吧,妙蛙種子,使用飛葉快刀”

“看我的小火龍,釋放大字爆!”

“吃我傑尼龜的一記火箭頭槌”

他們口中的名字,來自日本遊戲改編的動畫《精靈寶可夢》,講述一群年輕人與奇幻生物精靈寶可夢一起成長的故事。

原版遊戲,自1996年發行至今,作品銷量累計破億。衍生品盒子連起來,可以圍著美國一個大洲繞一圈。連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裡,都曾辦過精靈寶可夢的聚會。

在《精靈寶可夢》席卷全球的年代,男主角小智與皮卡丘一次次制止邪惡、維護正義的情節,讓兒時的我們,第一次有瞭“團結、正義”的概念。

這種感覺,在看動畫時滋生,在玩遊戲中蔓延。

可以說,《精靈寶可夢》陪伴瞭一代人的青春,見證瞭彼此的成長。

時隔多年,一部由羅伯·萊特曼執導,瑞安·雷諾茲、賈斯蒂斯·史密斯、凱瑟琳·紐頓的電影版《大偵探皮卡丘》將於今日上映。童年的經典搬上銀幕,Ifeng電影早早看瞭片,迫不及待在影院與寶可夢相聚。

不用擔心,這篇沒有劇透。影片不爛,隻是中規中矩。

01 皮卡丘變瞭

大部分觀眾,隻對《精靈寶可夢》的某個角色情有獨鐘,它是衍生品中最寶貴的,也是最受歡迎的角色—皮卡丘。

皮卡丘小小一隻,外形肉嘟嘟、性格單純、善良。

看到不公的事,絕不姑息。

看到開心的事,兩隻耳朵翹起來,一句“皮卡皮卡”足以融化你的心。

它是為數不多的,能在全球市場吃得開的日本動畫角色。

《大偵探皮卡丘》的靈魂人物依然也是皮卡丘,但其形象卻變瞭不少。

外觀上,他多瞭毛茸茸的皮毛,眼睛可以反射光,更大更有神。

造型上,他戴一頂夏洛克式的偵探帽,對身邊事分析的頭頭是道。

他愛打嘴炮,喜歡跟漂亮女孩搭訕。

他可以說話,張嘴一口大叔音,反差萌隨處可見。

他有著與外表不相匹配的智慧,有的時候是個領軍者。

它不會在片中隨意使用“十萬伏特”,所以有時候,它也是個慫貨。

與動畫版相比,“大偵探皮卡丘”身上少瞭份野性,多瞭份人性。

在昨日推送的專訪中,瑞安·雷諾茲也跟Ifeng電影透露,他把自己演即興喜劇的經驗,也帶到瞭皮卡丘身上。

難怪,他打嘴炮時,像瞬間“死侍”上身。

如果皮卡丘讓你接受無能,那麼在其他寶可夢或許能找補一些動畫裡的感覺。

執著於唱歌的胖丁,

一臉呆萌的可達鴨,

一摔就變大的鯉魚王,

憤怒不已的噴火龍,

集體行動的妙蛙種子

……………

配角們還是熟悉的樣子,隻是出現時間不長。

02 一個合傢歡故事

影片跟動畫版毫無關系。

《大偵探皮卡丘》改編自任天堂的3D同名遊戲,講瞭一個皮卡丘化身大偵探,與美國少年一起尋找失蹤父親的故事。

也就是說,想要看到皮卡丘與小智一起探險的觀眾,可能要失望瞭。

曾經與皮卡丘一起探險的小智,變成瞭賈斯提·史密斯扮演的美國學生。

曾令小智害羞到臉通紅的小霞,變成瞭凱瑟琳·紐頓扮演的冒失女記者。

故事也不盡相同,電影版上升至龐大格局,神秘實驗、人物失蹤撲朔迷離。

劇作上有不少好萊塢商業片的套路:

懦弱小子蛻變勇敢少年,結識美女收獲愛情;

反派壞人總有兩副臉孔,欲求不滿就要毀滅。

總體上來說,是一部中規中矩的合傢歡電影。

故事內核探討人性的欲望,沒有絕對的好與壞,隻有越線的貪與癡。

這一點來說,還是跟動畫版相似的。

03 我們為什麼喜歡《精靈寶可夢》?

還記得在動畫版中,皮卡丘與小智的經典對白嗎?

“你為什麼不給我鉆進精靈球?

因為我…想永遠和你在一起。”

陪伴,是動畫版《精靈寶可夢》傳遞的最深層的意義。

因為陪伴,我們不再孤獨;

因為陪伴,我們學會分享;

因為陪伴,我們懂得珍惜;

因為陪伴,我們學會如何去愛。

小智與皮卡丘最初的相遇,一個是純粹的小白,不懂如何相處。一個內向害羞,不懂得如何控制。

是陪伴,讓彼此一起成長,成為更好的自己。

我們為什麼喜歡《精靈寶可夢》?就是因為它讓我們知道瞭什麼是陪伴、信任、真誠和愛。

讓我們在日後的生活中,更清晰的認識到,我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。

而《大偵探皮卡丘》雖然講的是全新故事,但依然在闡述失控的危害、勇氣的價值和陪伴的意義。

在價值觀層面,《大偵探皮卡丘》呈現的是滿滿的正能量,這對青少年觀眾來說,彌足珍貴。

但回到電影層面,《大偵探皮卡丘》的劇情其實十分套路。所謂的新意,可能隻有皮卡丘的新形象和萊姆市的奇妙場景,但動畫粉是否買賬,還是未知數。

關於影片主打的情懷牌,大多在體現在皮卡丘以外的眾多寶可夢身上。他們大多保留原始的形象,一個接一個出場,喚醒瞭我們的童年回憶,

但也隻是爽到而已,並無深挖,不過癮。